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朗气清的博客

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一个从容不迫的人,无论在哪里都会象在皇宫一样,生活的心满意足。

 
 
 

日志

 
 

(原创)回忆录 第四章 报到  

2007-04-23 15:36:38|  分类: 情感绿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章  报到

 

一床棉被,一床褥子,一个枕头,外加旧蓝布书包里的七个红高粱窝头,便成了我的全部行装。坐在父亲自制的小木船上,怀着不知是愁还是喜的心情,告别了母亲和弟弟妹妹,开始了我近两天的远行。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农村的孩子最多到三里五里之外串个亲戚,便再也跳不出父辈们早已生活惯了的小圈子。

我是幸运的。六三年暑假我初中毕业,顺利地考入河北沧州师范学校。拿着录取通知书,一天天算着日子,盼着这一天的到来。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子牙河的洪水一夜间便包围了村庄,第二天全村的房屋几乎倒光。

等水小了些,我便每天和大弟划了木筏去捞庄稼。那时玉米都泡臭了,我们把木筏拴到露出水面的枣树杈上,便潜了水去掰那臭玉米,或踩着水去剪露出水面的高粱穗,运回家晒干再磨成面蒸干粮吃。这阶段,我的求学欲望荡然无存。母亲体弱多病,弟妹们又小,家中吃了上顿没下顿,一望无际的茫茫洪水总也不见退去。这情况光靠父亲一人怎能应付,我暗下决心放弃求学,以助父亲一臂之力。

然而,我没有。

小学校的教室里,东一片西一片的挤着十几户人家。一天晚上,父亲对我说:“水小点了,你该上学去了。”

上学?家都没有了还上什么学。我心里这样想。

父亲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叹了口气说:“如果你没考上也就算了,如今你有这个能耐,家中再苦再难也不能拦你,不然就把你耽误了。”母亲也不断劝我,我终于放弃了我的选择。

当晚我拿出精心保存的入学通知书,母亲则从破旧的被褥中挑出一套较好的作为我的行李,并蒸了红高粱窝头为我路上果腹之用。

第二天早晨,父亲亲自划着自制的小木船送我。中午,划到一个我不知名的村庄,再往前走,水流大了,小船已吃不消。父亲便在村里找到一个远房亲戚,亲戚说他有个熟人在灾民船上管点事,正好今天去沧州方向。于是我便上了灾民船。

农村的孩子可怜,别说火车,连汽车也没有见过,今天见了这么大的船也算开了眼界。灾民船是由两个大木船连到一起的。当时只觉得有五间房子那么长。上面装满了救灾物资。划船的人分两行,一行六人,分站在船两侧的边道上。他们走到船头一起向后转,只见十二把大篙“扑”的一齐插入水底,十二个大汉便用前腹抵篙,好似有人喊着号子一样,步伐十分整齐地“咚咚”向前迈进,那大船便稳稳的快速向前行驶。我注视着这些训练有素的船夫,听着那节奏优美的脚步声,全然忘记周围是茫茫洪水,只觉得是在欣赏一场动人的演出。等船长宣布靠岸时,已是近黄昏了。

此时我才感到饥肠辘辘,想起自早晨吃了饭到现在还滴水未进呢。两个窝头下肚才感到腰酸腿困,于是爬出船舱,跳下大船,独自到村里转了一圈。亲戚的熟人一边吃饭一边对我说了声“别走远了,快点回来”。那声音虽瓮声瓮气,并缺乏亲切感,可我还是觉得似父亲在嘱咐我。

望着一片废墟和废墟上那一个个用芦苇搭起的坟茔似的窝棚,再看看那些衣衫褴楼的村民和周围望不到边际的茫茫洪水,我的心又沉重起来。我想着父亲是否已安全到家,母亲会不会因惦念我而伤心落泪。家中今后的日子将如何过下去……。我想哭,又怕人家笑话,稍转了一会儿便赶紧回舱内睡下。

第二天,天气晴朗,灰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船又行到一个村庄,又卸下一批救灾物资,船长正准备继续启航,此村村长告诉说,前面沧石公路被洪水冲出一个半里长的缺口。那儿水流急,恐怕船过不去。船长犹豫片刻,决定继续前进。果然约摸半个钟头后,那缺口便呈现在眼前。水流湍急,水面上漩涡不断出现,并发出“哗哗”的声响。为安全起见,我们不得不向南绕了大半个圈。等我们绕回原定航线时,天已过正午。我们于是找到一个已无人的村庄的废墟抛锚吃午饭。

我独自一人躲在舱里,打开干粮袋,里面还有四个窝头。我拿出一个准备吃,忽见颜色不对,原来上面已长了一些白毛。我闻了闻,好像没啥怪味,又把窝头掰开一条缝,然后慢慢掰成两半,没有见到抽丝。于是便放心的吃了一个。虽没吃饱,也不敢再吃了。一是怕吃多了坏了胃,得了病就糟了。二是还不知什么时候到沧州,得省着吃。我把剩下的三个窝头拿出来,把书包平铺在仓底上,然后再把它们明摆在书包上,我想这样也许会坏得慢些。

我们的船就这样停停走走,走走停停,一直到第二天傍晚才到沧州。船一靠岸,我的心里一阵轻松,可算到了。然而又犯难了,学校在哪里?要是父亲在身边多好,他准会把我送到学校。这时亲戚的熟人对我说:“顺着这条马路向前走吧,学校在哪我也不知道,你多问几个人。”

于是我背起行李,用书包提了最后两个实在不能再吃的窝头,默默地沿着公路向前走去。

那年我十六岁。

 (编入《当代作家诗人风采录》朱超群主编 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2012.9)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