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朗气清的博客

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一个从容不迫的人,无论在哪里都会象在皇宫一样,生活的心满意足。

 
 
 

日志

 
 

(原创)回忆录 第十章 4 给知识分子掺沙子  

2008-11-13 09:18:02|  分类: 情感绿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  给知识分子掺沙子

 

     不久,中央号召两派大联合,成立三结合的革命委员会。但两派斗了那么长的时间,你死我活的,要坐到一起是不可能的,只有一派胜利另一派失败。因此,在上级和支左解放军的干预下,山西的所谓“保守派”大获全胜,所谓“造反派”被镇压下去。阳泉造反派的头头们也一个个被抓,被审查。

      在组成“三结合”的领导班子时,保守派的头头们大都成了革委会的主任或委员。在单位,他们便利用手中的权利大肆提拔文革中的难兄难弟。因此,各单位基本都是一派掌权,而文革前的领导干部和另一派成员只是象征性的安排一个半个。

      在我们单位,留守学校的一派成了失败者。另一派以胜利者的姿态返回学校,其头目在“三结合”中成了革委会副主任,文革前的老校长为主任。 失意派的头头不是被抓就是被搁置起来,只好把我结合了进去。这样,革委会五人中领导干部一个,胜利派三个,我代表失意派算一个。

        那时,为了给知识分子掺沙子,学校进驻了解放军一个班,铁路工人宣传队按一比一进驻了40多个,也就是学校有多少个教师,就进驻多少个工人,一个工人改造一个教师。为了表示对工宣队的欢迎,我和杨树青老师,牛贵吉老师,高富信老师,张德跃老师等还表演了藏族舞蹈《我为解放军洗衣裳》等文艺节目。 那时没有舞蹈服装,我们每人抓两条毛巾,一手一条代替藏族服装的长袖,滑稽的很。但大家既严肃又高兴。

         其实,改造别人的工宣队员们也是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的。如第一任工宣队长教训了老师们没几天就被抓进监狱,因为他和别人一起打死了对立组织的工人。第二任队长也出事了,因为他对学校的女学生进行骚扰。解放军的一个班也因有一个战士和女学生亲密接触而不得不退出学校。当然,绝大多数工人还是好的,他们兢兢业业地工作,诚恳地对待每一位教师,和教师们平等相处,诚心诚意地为教师们解决实际困难,不少人成了教师们的知心朋友,几十年后见了面仍很亲热。

当时,中央号召学生们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我作为革委会的成员接受了这一重要使命,负责将学生送到下乡点并将他们的户口迁往农村。中间还要到各下乡点去探望他们,以和大队沟通协商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

      那时教学任务很松,我和同年来的承德同事杨树青老师组织了学校文艺宣传队,自编自拍文艺节目,每晚到阳泉郊区的各个村庄大队去演出,回来已是半夜了,我们再分头将学生送回家。那段生活想来是最高兴最惬意的,最无拘无束的,同时也培养了一批学生。

    随着教学不断走上正轨,上级又从现场派来了工人讲师团,就是从工人中选拔有文化的人员到学校任教,以打破知识分子的一统天下,我的婚姻大事就是那时解决的。

     随着形势地不断发展,革委会完成了其历史使命。老校长仍是老校长,革委会副主任被任命为教务主任,其余的成员都仍是普通教师,到教学第一线。我一开始教初一数学,一年后教图画,教唱歌,以后才逐渐回归我的专业英语。一开始带初中班主任,教英语。七七年后开始带高中英语,兼班主任,一直到85年进入教务处。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