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朗气清的博客

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一个从容不迫的人,无论在哪里都会象在皇宫一样,生活的心满意足。

 
 
 

日志

 
 

(原创)回忆录 第十章 2 深夜逃亡  

2008-11-06 11:09:20|  分类: 情感绿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几个人每天在学校无所事事地过着日子,有时也坐在一起学学报纸的文章,议论议论所谓国家大事,也还悠闲自在。忽然有一天夜里却发生了故事。

我们和往常一样,吃了晚饭没事胡扯闲聊一番,然后就睡下了。阳泉虽武斗较厉害,但两派学生都不在学校,都停课回到家里,另一派教师也不在学校,所以我们在学校还是很放心的,并没感到有多大威胁。那天天气晴朗,月朗星稀,气温不冷不热,屋外草地里蟋蟀的低鸣声声入耳。我们和往常一样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大约到了后半夜,忽听校园里有人在说话,接着就响起了枪声。老教师们警惕性较高,赶快起来把门拴住,商量对策。很快有人来砸门。这时牛老师叫我们从后窗逃跑,牛老师便壮着胆子打开后窗,同时扔出一个二踢脚,“轰”的一声响后,我们便相继跳出窗外。我是第三个跳出去的,在我跳出时,我看到一个年轻后生手握一米来长的木棒傻愣愣的站在那里,大概是叫鞭炮的一声响给镇住了。我和乔老师牛老师沿着围墙往北跑,枪声不断地从四面八方传来。跑了一段转向东,前面是一个三米多高的垂直土坡,那是人们取土和煤泥的杰作。我们也顾不了许多,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但乔老师却崴伤了脚。我和牛老师搀扶着乔老师跑到工程公司的办公室去避难。工程公司的办公室里有好几个人,他们好像知道今夜有武斗,早有防备似的。我们在那儿坐了一会儿,那里的人也很客气,牛老师是晋南人,说某单位有他的老乡,于是他就走了。我和乔老师没有熟人,乔老师是北京人,家中就这么一个儿子,北京师范大学毕业后,64年被分配到石家庄铁路分局,随后分到阳泉。看看天蒙蒙亮,大约四五点的样子,我们便壮着胆子往回走。当时没敢回学校,我参扶着乔老师走进学校旁的铁路宿舍,叫开了一位学校女同事赵老师的家门,进去后说明情况,我们便在她家睡了一会儿,但谁也没睡着。天大亮后,我们便回到了学校。这时学校只有一位教师,河南籍的王明生老师,平时很和善的。原来他没有跑,一直呆在宿舍里。他对我们说,跑什么,人家又不是冲我们来的,最多挨两下就是了。于是,他挨了两个耳光,我们回来时还在床上围着被子坐着。

中午,无家可归的教师们陆续回到了学校,并带回各种消息,原来昨天夜里阳泉市发生了一次大规模的全市性的武斗,由市级两派组织发起,波及全市各个角落,其目的众说纷纭,死伤人数不祥。好在和我们没有什么瓜葛,我们可以放心地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