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朗气清的博客

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一个从容不迫的人,无论在哪里都会象在皇宫一样,生活的心满意足。

 
 
 

日志

 
 

(原创)回忆录 第十四章 我的婚姻 2  

2008-12-14 17:15:50|  分类: 情感绿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回忆录 第十四章 我的婚姻 2 - wjq0218 - 天朗气清的博客

  

二  恋爱

 

那时我们虽在一个学校教书,彼此也经常打个照面,但没有打过招呼说过话。后来谈起了恋爱,但在单位见了面仍不说话。我们的本意是不想叫单位的人知道,因为成不成还没定论,不要闹得满城风雨。

     我不爱说话,说实在的,我当时真不知道在她面前该说什么,她也不知道对我说些什么。幸好有李忠林在两头教唆。当时她住在八角楼女单身宿舍,我住在学校的广播室兼我的单身宿舍。我们见面都是在八角楼,只有一次我把她叫了出来。那晚天色很黑,天气很冷,街道的路灯洒着昏黄的光,几乎没有车没有行人。我俩慢慢悠悠地走在大街上,中间隔着一个人的距离。一边走一边东一句西一句地没话找话说。这样在同一条街上走了个来回,大约用了半个钟头的样子。中间她看我穿得单薄,就把自己披在身上的棉袄披到了我的身上。随后我把她送到了她的住处。

      我们会面基本是每星期一次,都安排在星期日的晚上,而且都是我到八角楼去。我每次去都好像是例行一次公事,没有思念,没有紧迫感,有时觉得挺麻烦,不得已而为之。实际上就是见了面,我们也没有几句话说。各自的家庭情况都说过了,不能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工作上的事也没多少,单位的事彼此都知道,亲热的话肉麻的话恭维的话我俩都不会说,也说不出口。每次在她的宿舍里,我们说不了几句话,一般是她在一边纳鞋底或织毛线,我在一边看书。坐上一个来小时我就走了。

       八角楼建在现在的铁路俱乐部处,是一处四面封闭的小院子,院子的南面和西面是几间小房间,都是老式房子。车站的几名女单身就住在哪里。南面的一间好像是住着三名,西面这间住着两人,田翠萍和她的同学王淑敏。院子的地面铺了一层青砖,由于年代已久,有些地方已经风化,坑坑洼洼的。

        那时我穿着一双翻毛皮鞋,底硬,走在院子的青砖上会发出有节奏的声音。因此我一走进八角楼的院子她就知道是我来了。

     “我一听就知道是你来了。”她会这样对我说。

       女人的细心还表现在其他方面。我们学校的食堂是伙食团,每人每月28斤粮,请了个老师傅周一到周六为我们做饭,老师傅吃饭不掏钱,由我们几个单身供应,周日我们几个单身轮流做饭。28斤粮对我这20多岁的小伙子来说显然是不够的。因此我老是吃了上顿等下顿。她看出了我的饥饿感,有时我到她那去她会留一碗小米粥给我喝。并且有一次,她到石家庄出差,回来时还买了五个小烧饼偷偷放到我的被子底下。

      就这样,我们虽然没说多少话,但彼此都了解了对方。经过近三个多月的接触,我们俩决定把婚事定下来,并打算放寒假前结婚,以便利用寒假回双方的老家。但这事还得男方主动些,于是我和她说明了意思,她表示同意。70年12月30日我们便到当时的城区大寨路(即现在的南大街)人民公社革命委员会领取了结婚证。并定于公历1971年元月18号结婚。

(原创)回忆录 第十四章 我的婚姻 2 - wjq0218 - 天朗气清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