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朗气清的博客

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一个从容不迫的人,无论在哪里都会象在皇宫一样,生活的心满意足。

 
 
 

日志

 
 

(原创)我本善良 1  

2008-03-20 11:22:4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明天又是周末了,宫静坐在办公桌前心里一阵激动。想着他今晚就要来到她的身边,为她带来温暖,带来激情,她心里一阵阵激动,一阵阵难耐的渴求,工作就没有了情绪。她急切的盼着快点下班,好回到自己的小窝里款款的和他说话。但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你越心急时间就越过得特慢,宫静不时地装作不经意地看看表,她怕同事们察觉她的不正常,发现她的小秘密。

  办公室墙上的石英钟不紧不慢地发出“嘀嗒嘀嗒”的响声,这不紧不慢的声音更让她心急心焦。其实这声音已经响了快十年了,以前宫静从没把它放在眼里,好像它根本不存在似的。自从她的高中同学肖海走进她的生活,她对时间才有了更多的关注。尤其是每到周五或节假日的临近。

今天又是周五,明天就是周末了。上个周末肖海来电话说,这星期有事要加班不能回来,好让宫静心烦了一阵子,在电话里还骂了他两句,你少废话,是不是她不叫你回来你就不敢回来了,没那个胆量以后就别来了,谁稀罕你。骂归骂,可心里还是急切地盼望着肖海快快回来。她需要他的热吻,需要他的温存,需要他的拥抱,需要他那宽厚的胸膛。

好像熬过了一个世纪,时钟终于走到了十八点三十分。宫静急急地穿好风衣,和同事们说了声886,并调皮地来了个飞吻,随着高跟鞋撞击地板的喀喀声,人已轻快地飘出了办公室。

秋末冬初的天气,虽说全球气候变暖,但终究有些寒意。这座小城是一座山城,所有建筑都随山势而建,马路街道也是随山势,因此几乎没有平坦的地方。宫静出了大门,走了一段慢坡路,然后要下一道九十多个台阶,才能步入通往长途汽车站的街道,今晚肖海要乘汽车过来,一般要七点半左右才能到达。他们约好要在汽车站的出站口相见。时间还早,到了出站口也是等着,又怕遇到熟人,因此宫静就有意沿着街道慢慢悠悠的走着,不时地在路边的小摊前逗留一下,为的是消磨时间。

这条街道虽然不宽,但很繁华,两旁的建筑也不少。有医院,宾馆,饭店,电脑城,洗车店,发廊,洗脚城及打字复印门市部等,可以说是应有尽有。宫静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宾馆门前,这座宾馆她以前从来没有留意过,自从那一夜和肖海在这里开了房间她才知道原来里边那么大那么豪华。她站在门前,看着门上方那块用霓虹灯打出的“山城宾馆”的大招牌,心里便产生了一股亲切感,那夜和肖海在一起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那真是一次刻骨铭心的记忆,一次淋漓酣畅的发挥,一次雪中送炭久旱逢甘雨的体验。尽管一夜都没睡多少觉,但第二天一整天都精神抖擞,丝毫没有疲劳感和困倦感,就感觉是刚做了新娘,一直兴奋激动不已。连自己都难以置信。

 

 

2

 

宫静从一所中专学校毕业后就顺利地分配到了这座山城的一家企业,由于工作踏实肯干,不挑不拣,人又随和,两年后被调整到办公室进了机关,有了旱涝保收的资本,不像原来在第一线那样提心吊胆,总怕哪里出点错被扣了奖金。其实宫静学习成绩很优秀,要上高中考大学应当是没问题的。但宫静生在农村,又赶上那几年中专热,一个农村女子上个中专分配个工作就很知足了。上初三那年,父母为了让女儿考学有把握,便把宫静安排在城里的一个亲戚家,并托人把宫静送到本城一所最好的学校学习。在那所学校她认识了肖海,并和肖海同桌一年。肖海比宫静大一岁,高高的个子有一米八,人很帅气。肖海那时很喜欢这个乡下来的女孩儿,一米六几高挑个儿,扎一条长到腰下的粗粗的长辫子,眼睛不大但格外有神儿。学习又好,许多问题肖海都要问她,只不过人家不愿搭理他。但在毕业时,肖海还是壮着胆子说,你考上哪所学校一定要给我来信告诉我,我们保持联系,好吗?宫静此时一改矜持的态度,大度地答应了肖海的要求,并记下了肖海的家庭住址。

后来肖海接着上高中,宫静考入了省城的一所知名的中专学校,但并没有写信告诉肖海。从此两人便失去了联系。宫静毕业后又回到了这座城市,由于家在郊区,坐公交车得一个多钟头,于是便住在单位的单身宿舍里。同宿舍住的还有小张,小刘,小张小刘的家也在郊区,小张比她大三岁,小刘比她大一岁,她们是要好的朋友。两年后,小刘嫁给了他们单位的一个小科长搬走了。一个偶然的机会,宫静认识了现在的丈夫小崔。

那是一个晴空万里的上午,和煦的阳光温柔地洒向大地。从窗户望出去,可以看到院子里绿油油的小叶杨,前几天园林处的人才修整过的,造型美观,旁边的花圃里盛开着各色的花朵,给人以心情舒畅的感觉。但此时宫静心情却很遭,从早晨一上班她的电脑就罢工了,她左鼓捣右鼓捣就是不听话,领导还催着要材料。这时小张进来了。小张说,怎么啦?机器出毛病了?我来看看。小张试了半天也无能为力。

我给你找个人看看吧,小张说。宫静此时巴不得呢。

那你快点,好几个材料没打呢。

小张很快用手机打通了电话,自豪地冲着宫静说,几分钟就到。大约十分钟左右,楼道里有人喊小张的名字,小张对宫静说,来啦,便跑到门外喊,这儿哪这儿哪。

来人便说,我到你的办公室你不在,怎么在这儿呢。不是我的机器,是小宫的机器坏了,进来吧,给好好看看,还等着用呢。小张一边说这一边给宫静介绍,这是小崔,电脑专家。小崔便不好意思,什么专家,瞎玩。

     宫静说了说情况。小崔重启电脑,屏幕进入桌面背景图后就再也不动了,再次启动还是如此。系统文件破坏,还原一下吧,小崔自言自语。重启电脑,按F8进入安全模式,然后系统还原,前后用了15分钟,电脑正常了。好了,你试试,小崔冲宫静说。宫静试了试没问题,谢谢你了。小张说谢什么,铁哥们,以后有什么问题随叫随到。又向小崔说,没问题把小崔?小崔乐呵呵地说,没问题没问题,张姐什么时候有问题,我一准随叫随到。去,狗嘴吐不出象牙来,小张说着推了小崔一下。唉小宫,这是小崔的手机号,以后有什么问题直接call他。小张把写好的手机号交给宫静,宫静红着脸说谢谢你了崔师傅。什么师傅不师傅的,他和你同岁,你就叫他小崔,小张又冲小崔说,这是我姐们儿,以后多帮忙,别摆臭架子。小崔说不会不会。

     后来,小张便把小崔介绍给宫静。宫静那时其实还没有考虑这事,因年龄还小,才23岁,总觉着不着急。但住单身和跑家的生活使她厌烦,因此也想有个离单位较近的家,上下班近还能吃上现成饭。虽然小崔个子不高,也不那样帅气,但单位好工作好,家庭条件也好。父母都在效益较好的企业上班,就这么一个儿子。于是一年后便嫁给了小崔。一开始没有房子,和公婆住在一起,宫静除了给自己洗洗衣服,偶尔洗洗碗筷,几乎没事可做。做饭的活基本是公公包了,婆婆则承担了所有家务。后来有了孩子她还是如此,只是有时候给孩子喂喂饭。

     两年后,公婆在附近花了20多万给他们买了一套新房,她们便自己过了。白天把孩子放在公婆那儿,晚上接回来,两家离得很近,仅五分钟的路程。这样除了给自己和孩子洗洗衣服,也没什么活。丈夫的衣服自己洗,她不管。

    搬出去没几年,她自己也不知道丈夫为什么要和她离婚。她不愿离,丈夫就和她分居。一年多的分居生活,使她难忍难熬。脾气越来越暴躁,内分泌严重失调,不得不常吃逍遥丸来调整。

 

3

   小刘的丈夫几次邀请宫静吃饭都被宫静拒绝了。因为她和小刘是多年的老朋友,一分配来就在一个宿舍摸爬滚打,绝不能破坏了这种友谊。

   小刘结婚后,他们的友谊仍然很铁。周末或节假日时不时便凑到一起扑克麻将的玩儿一玩儿。每逢轮到在小刘家,小刘的丈夫便高兴地充当服务员,端茶倒水洗水果地伺候。这点宫静非常羡慕,因自己的丈夫小崔总也不着家,他喜欢顾家的男人。

小刘的丈夫学的是企业管理,脑子灵活很能干,在分派来没两年就闹了个小科长。由于领导赏识现在已是他们上级机关的科长了。房子原来是两室一厅50多平方,现在已搬到单位建的科长楼,150多平方三室两厅,在单位每天迎来送往忙得很。对此小刘也常出怨言,虽然实惠多多。按小张和宫静的说法进了吃喝嫖赌都报销的圈子了,小刘你可看紧点,他们都逗小刘。

   那天早晨小刘的丈夫又打宫静的手机,宫静一看是小刘丈夫打来的就有些为难,不接不礼貌,接了又不知如何应付,她知道他会说什么。嗯,咋?宫静不耐烦地应付。

今天中午我请你。

你为什么老想要请我,宫静说我是无功不受禄。那头说,没有为什么,交个朋友不行吗?请朋友吃饭不很正常吗?宫静说,不用了你的情我领了,挂了啊。宫静把手机掐断了。

      十一点左右,宫静正打印一个材料,手机又响了,又是小刘丈夫的。小宫,我已订好菜了,今天一定要把你请来。宫静说不用了,今天中午我有事。男人怎么都这样花心,宫静心里想。

   不行,你的事往后拖一拖,我真的是想请你吃顿饭,没任何别的意思。宫静说不用了。

      过了一会儿,手机又响起来。小宫你一会儿过来啊,我等你。宫静说不用了。那边说我菜都订好了,不然就浪费了。宫静说你退了呗。那边说人家不给退,你就这么难请吗?我可是几请诸葛了。

     宫静无奈,就说要不哪天你叫上小刘也来吧,咱们一起热闹热闹。那边说可以,不过今天不行,今天我就是单独请你。宫静说我和小刘是朋友呀,宫静想用小刘挡驾。那边说,她交她的朋友我交我的朋友,不影响呀。宫静说我这么说你还不明白吗?那边说你想得太多了,忙完了快过来啊,在青岛。

      青岛是最近新开张的酒家,叫青岛海鲜大酒楼,坐落在离市区几公里的市郊。由于是新开张,吸引了各级官员前来品尝,一时生意红红火火。

      手机又响了,不用看又是他。出来没有?那边问。宫静说不用了嘛。那我去接你,你等着阿,那边急切地说。宫静一听要来接她便意识到已无法推托,她知道他会开车,常自己开着车回家或带着小刘母子兜风,小刘对丈夫会开车还挺自豪的。

宫静赶紧说,那你不要来接了我打的过去吧。宫静觉得,他本是从这儿调出去的,大家都认识,万一被人看到那闲话就多了,舌头底下压死人。

     宫静来到青岛,小刘的丈夫已在门口候着。你架子也太大了。他们来到一个雅座,小姐上菜,你能喝点酒吗?我不会喝酒,宫静脸有点红,她这是除了肖海外头一次和一个丈夫以外的男人单独在一起吃饭。

    那好,小姐来两听雪碧。

     任科长你也太客气了。小刘的丈夫姓任。

    什么科长,科长是别人叫的。你不要叫我科长,我听起来别扭。还叫以前的称呼,小任,要不你就叫我任哥,反正我比你大。

     宫静说小刘读研快一年了吧?任科长说别提了,我是又当爹又当妈,家里乱糟糟的,没个女人还真不行。吃,咱们边吃边聊。科长给宫静夹了一个油焖大虾,这东西营养高。有位专家说有牛肉有猪肉要吃猪肉,因牛肉有疯牛病。有猪肉有鸡肉要吃鸡肉,有鸡肉有鱼要吃鱼,有鱼有虾那就吃虾,虾是最好的。

     宫静说,那是你们,整天山珍海味的,我们哪有那讲究,甭管什么吃上就不错。科长就笑,我说小宫,以后不能这么不给面子,请你吃顿饭就这么难。宫静说小刘才离开几天呐你就开始放肆。科长说我不就是想多交个朋友嘛,又没别的意思。科长喝了口酒,你猜我家孩子怎么和他妈说你?宫静问怎么说?我家孩子说,妈,你看人家小宫阿姨多漂亮。是吗?不好意思,宫静心里乐滋滋的。

    吃完饭,满桌的菜剩了一大半,宫静心疼得不得了,想打包拿回去又不好意思说。

4

 

 “山城宾馆”四个大字在霓虹灯的装饰下显得格外好看。时间才七点多点,一辆一辆的小轿车就陆续开来了,每辆轿车里都会钻出那么几个油头粉面大腹便便的男子,偶尔夹杂几个打扮时髦的女子来。

   宫静瞅着那霓虹灯招牌,心里就一阵阵激动。她觉得那次的经历挽救了她,不然她没准这会儿就是一个神经病了。她庆幸她的初中母校的校庆给了她重新振奋精神的机会。那次校庆她虽然没有接到邀请,但他的同桌肖海却因为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大学而被邀请回母校,肖海就向他当年的班主任打听宫静的下落。这座山城太小了,坐车两个钟头就能围着城市转一圈。因此班主任告诉肖海,听说毕业后分派到某某企业,但不太确定,我也是听咱班同学说的。

   于是,肖海回北京前就试探着向某某企业打电话。此时肖海已经毕业,在北京找到了工作,并娶妻生子了。肖海在全市电话簿上找到了某某企业,将电话打到办公室,说你单位有没有一个叫宫静的,她是我的同学,我找他有点事。办公室的人说有,你打xxxxxxx号吧。肖海就将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是个女同志,肖海不敢冒昧,便客气的问,你好,哪位?对方说你找谁?我找宫静,请问在吗?接电话的正是宫静。宫静问你那位?我肖海。肖海?你在哪?我就是宫静。宫静此时既高兴又犹豫,高兴的是这么多年没见的老同学居然能找到自己,说明自己还被人重视,犹豫的是肖海在学校就对自己有好感,这次会不会又来追自己,旧事重提。

     不管怎么说老同学见面总是件高兴事。这时肖海在电话里说,宫静,你可想死我了,你今晚下了班在山城饭店门口等我,我请你吃饭,七点,不见不散。随后压低声音今晚陪陪我行吗?求求你我孤独死了。宫静想这哪跟哪儿呀。你也太大胆了,哪有你这么色胆包天的?那边便嘿嘿儿地笑,给个面子吧。宫静说见了面再说吧。随后两人互留了手机号码。

      那天正巧得很,丈夫出差不在家。每遇丈夫出差她就到婆家住,这样她可以不用接孩子,也不用自己做饭和料理孩子,再说那么大的房子她和孩子也不敢睡,总怕坏人进来。于是快下班时他给婆婆打了个电话,说今天下了班回郊区妈家,孩子你就照看一晚,妈你受累了。婆婆说没事,回去问你爸你妈好。这样的事过去常有,婆婆也不怀疑。宫静做好了实在没办法就陪肖海一晚的准备,她甚至觉得这是个极好的机会。一年多的分居生活实在使她难以再忍受了。她经常幻想搞社会上流行的一夜情,但找到合适的人选也不容易,再说在本地找也很危险,说不定哪天就露了馅儿。宫静嘴上硬但心里偷笑,这真是天赐良机,宫静心里说。

    宫静六点半下了班在办公室又化了化妆,尽量使自己鲜活一些。肖海现在是什么样子她有些模糊了,因为毕竟八九年没见面了。六点四十五分的样子宫静开始前往山城宾馆,单位离宾馆不远,大约步行15分钟左右,再说她也不想早早地等在那儿,一来怕遇见熟人,二来她觉得总要男的先到一步等女的,不能女的等男的。

    她走到宾馆门前,路灯和两旁所有店铺门前的招牌灯都已亮了起来。宾馆门前已有十几辆小轿车停在那里。这座宾馆是山城较有档次的宾馆之一,每天各级政府的官员们都要到这里吃喝消遣,饭桌上办公。再加上办喜事的婚宴,生意特别兴隆。宫静看到门口有好几个男人,她也看不出有没有肖海。正在徘徊间手机响了,她一看正是肖海的来电,你在哪?我在这儿。她吓了一跳,身后一个男人正拿着手机瞅着她笑。死肖海,你还是那么坏,吓死我了。宫静故意抛了个眉眼儿,撒了下娇。肖海坏笑着,怎么,不认得我了吧,真是贵人眼皮高了。我一眼就认出你来了,你再怎么变化,你那张小脸儿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真滴假滴?宫静用聊天的腔调。当然是真滴,肖海也学着宫静腔调,并把手搭在宫静的肩上,宫静赶紧把他的手打下去,注意点儿,叫人看见。

   他们一前一后默默地进了一个包间。服务小姐马上过来为他们倒茶水,肖海说把水壶放下不用管了,把我点的菜一下都上齐。又冲宫静说过来,挨着我坐下,离近点好说话。宫静站起来坐到肖海的身边。肖海说,我六点就来了,菜已经点好了,我还个包了个房间,吃完饭到那坐坐,老同学见一次面不容易,咱们好好聊聊。宫静说,是呀,这么多年同学们都没联系了,也怪想的。孩子多大了?三岁,肯定比你的小。是小,我的都八岁了,宫静说,过得还好吧?好,好个屁。肖海有些激动,哪是找老婆呀,纯粹是找了个妈。

    说着话菜上上齐了。肖海对服务小姐说,我们这儿你甭管了,我们要说些私房话。服务员知趣地笑笑,那好,辛苦你们自己了,说完很礼貌地轻轻带上门,出去了。

     宫静已感觉到肖海过得并不舒心,心里就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怎么,嫂子对你不好吗?咳,别提了,整个一个祖奶奶,除了夜间那点活,什么也不会干,还懒得筋儿都疼。肖海有点激动。宫静想想和自己差不多,就说,还年轻呢,慢慢就都学会了。肖海说,你别为她辩护,她就那德行,饭不给我做,衣服也不给我洗,家里尘土多厚她都懒得擦一擦抹一抹。除了上个班回家就是睡觉,还整天叫唤累死了累死了。本性难移。那她妈也不教育她?一提起丈母娘肖海更来气儿。都是那个死老婆子搅的。有时我说说她,她就和我吵,你也上班我也上班,为什么家务就是我做?我也一样上班,为什么我回家还得做饭?谁规定女的要为男的洗衣服的?我说谁家老婆不做饭?谁家老婆不给老公洗衣服?她说我也上班,你怎么不给我洗衣服?真是胡搅蛮缠。吵得厉害了她就往娘家跑。她妈光听她的,护着她,一见我就给我上课,要好好过日子,孩子都有了,还要怎样?不要走歪门邪道。我走什么歪门邪道了?我的要求过分吗?那本来就是妇女的本分。肖海越说越激动,一杯接一杯地喝酒,他觉得好不容易遇到个知心的人,他已把宫静当成了知心人,要把憋在心里的话好好倾诉一番。宫静也觉的,肖海一个人闯荡北京,孤苦伶仃的,烦闷时连个亲人也没有,就很同情肖海的际遇。

   搬出来自己过吧,这样两人多磨合磨合,不要叫老人参和,慢慢就相互适应了,自己过也会体会体会过日子的艰难。宫静甜甜的劝着,其实她也知道自己说的都是套话,劝人容易,轮到自己身上就不容易了。肖海别喝了,喝多了伤身体。

      静,小静,妹妹。肖海一边摸索着宫静热乎乎的光滑的手,一边直勾勾的盯着宫静的脸。直盯得宫静很不好意思,觉得脸上热辣辣的烧。妹妹,叫你妹妹没错吧?宫静不自愿的附和,可以。我知道那老婆子的想法,她是怕我扔了她闺女。肖海夹了一块鸡肉放到嘴里,你也吃你也吃,边吃边听我唠叨。有一天晚上,我的一个在省城工作的女同学给我打来电话,说她考研给考上了,叫我也高兴高兴。我就忘乎所以的大声祝贺。不想叫那老婆子听见了,她就告她闺女说,闺女,你家肖海可是用手机和一个女的通话了。那傻闺女一听就火了,跑过来就和我吵。你和谁说话了?你和谁说话了?我说和同学,她就喊,叫什么名字?我当时也生气了,为什么告诉你?你不告诉就是有鬼,她不依不饶,怪不得你那么爱出差,敢情是去会情人儿。从此后她就叫她的眼线盯着我,只要我和哪个女同志在一起她准能很快得到消息,然后就是胡搅蛮缠,真烦死我了。

    哎,你看,怎么光我在这胡撇了,弄得你插不上嘴,我还没问你过得怎样呢。挺好,先吃饭。宫静不想把自己的烦恼告给别人,她觉得婚姻的不幸双方都有责任,而且它越来越感到自己作为一个女人的失败。于是把话题岔开。宫静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前天。家里有事?怎么你还不知道?咱们学校昨天30年校庆,把这些年考上大学的或有成就的都招回来炫耀。咱班谁来了?老胖,老太婆,侯三儿,白静,东野生华……肖海说了七八个人的名字。哎对了,班主任还提到你了,说那年咱们学校有五朵校花,咱班你算一个。宫静笑了笑,什么呀,农村小妞,土得掉渣,整个儿一个丑小鸭儿。你忘了我刚来时你们都笑我。是呀,肖海说就一个学期,第二学期你就成了白天鹅了,你忘了咱俩同桌我是多么喜欢你?在你的带动下我的成绩噌噌见长?我不能给你丢脸,当时我多次心里发誓将来我一定的娶了你。你信不?宫静撇撇嘴那谁知道呀,你又没有表示过。肖海说你那时多么高傲呀,又封建又不开化,我倒是老想表示,就是怕你抽我鼻头,那我就更没戏了。两人都笑了。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