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朗气清的博客

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一个从容不迫的人,无论在哪里都会象在皇宫一样,生活的心满意足。

 
 
 

日志

 
 

(原创小说)大年三十那天  

2009-04-09 21:03:38|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小说)大年三十那天 - 天朗气清 - 天朗气清的博客

 

       今天是大年三十。

      一大早老天就飘起了雪花。雪花随着西北风飘飘忽忽地飞着,东游游西逛逛后才情不自愿地落到地上。雪花虽然不大,但还是在不经意间白了大地,白了屋顶,白了树干……,灰蒙蒙的天空也在白色大地的映照下渐渐明亮起来。

        王家儿子木推门走进母亲的小屋,看着老娘吃完最后一口饭。有些犹豫地说:“娘,你穿暖和点,出去吧,不管到谁家串串门,天一黑就没事了。”

       娘头也没抬:“知道了。”

       儿子走后,娘开始穿衣服。我都活了八十了还怕什么,要不是为了儿孙们的平安我死也不出去,大不了是个死嘛。娘不情愿地穿好衣服,看到外面下雪还特意蒙上了一块大头巾。

       娘一瘸一拐地刚出大门,迎面碰上孙子臭蛋儿从外面回来。臭蛋儿赶紧扶住奶奶:“奶奶,你不要出去,这么冷的天,你又这么大年纪,太危险。”

     “你爹不是说了嘛,”奶奶礅了礅手中的拐棍,“我在家会有灾的。”

    “你甭信那个,听蝲蝲蛄叫还甭种庄稼了。” 臭蛋儿扶着奶奶就往家走。刚走进院子,木从屋里走出来。

    “娘,你还没走?”

   “这么冷的天,又下着雪,你叫奶奶去哪躲一天?” 臭蛋儿没好气地说。

   “你少废话,”木过来扶住娘,“娘,人家都说这人算的可灵了,有好几家都应验了。”

      臭蛋儿说:“你怎么那么信他,他要不灵了呢,不是白叫我奶奶受罪?”

    “你懂什么,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要真应验了还不是咱家人倒霉?能躲过为什么不躲?”

     娘礅了礅拐棍,“行了行了,你们别吵了。我出去躲一天就是了。”

     臭蛋儿红着脸无可奈何地看着爹扶着奶奶出了大门。

 

     原来三天前,木在镇上买年货,回家的时候在十字路口看到一个算命先生。其实这算命先生经常在这儿算命,只不过今天算命的人多。木有些好奇,今天怎么这多人?便走过去看热闹。算命先生此时正给一个中年妇女说道。有两个算完的人在旁边直夸算得准算得真准。木听着就有些心热,真有那么准?一会儿我叫他算算,说不准还算出些好运呢。于是他耐心的看着,但心里又犹豫着,算不算呢?看着又有三个人算过,一个个都面带笑容地满意的走了,他再也忍不住了。

    “先生,给我看看。”于是根据算命先生的要求报了生辰八字。先生摆弄一番手指,嘴唇一直在动,好像在默念什么。片刻,算命先生说:“师傅好福气。”木一听心里一阵高兴。

    “家里人丁兴旺。”

    “对对,老母亲都八十了。”木向前凑凑,“往下说。”

    “好哇,已经四世同堂了吧?”

     木高兴的一拍手:“对呀先生,我孙子都一岁多了。”

     算命先生又说了些诸如你家地中的不错,收成好;你一边种地一边搞买卖,这几年发了点小财等等,说得木直夸:准,准。

    突然算命先生皱起眉头,摇摇头。木赶紧问:“怎么啦?”

   算命先生似乎不忍心说出来,有些为难的意思。木试探的说:“怎么,有……?”

   “等等,” 算命先生一抬手打断了木的话, “我给你看看有什么化解的方法。”

    于是,算命先生又闭目养神默想了一会儿。突然眼睛一亮,说:“有了。”

    算命先生告诉木,本来家里年三十这天必有人口之灾,但我有一法可以轻易破解,那就是在年三十这天叫家里年纪最大的人出去躲一天,到天黑时再回家,灾难必除。并告诉木中午也不能回来吃饭。

 

    老人拄着拐棍儿小心翼翼地往村外走。十年前,老人骑着三轮车到集上去摆摊,半路上被迎面开来的拖拉机撞翻。虽没危及生命,但左腿被摔成骨折,从此落下个走路一瘸一拐的毛病。

    雪眼看越下越大,路上静悄悄没有一个行人。冷风像小刀子一样割在脸上,老人赶紧把大头巾紧了紧,只露出两只眼睛。到哪去呢?今天是年三十儿,家家户户都在紧张地忙碌着,到谁家也不合适。虽有几个平时打牌的老姐妹,但也和我一样跟着儿子过。况且有的还婆媳不和,我去了说不定惹事。先到哪儿躲一躲?老人一边艰难地拐着一边琢磨,又怕碰上邻居们。对,我往小卖部哪儿走,如果碰上村里人就说去买东西。就这样,老人一瘸一拐地消磨着时间。终于到了小卖部,卖货的英子惊奇的大叫:“哎哟老奶奶,这什么天儿呀你还往外跑,这要摔倒了可怎么着,真是的。”

    “没事,我走慢点。家里事多,都忙忙活活的,我也插不上手。”老人极力掩饰着。“小兔崽子非要吃面包,他们都忙得不行,反正我也没事儿,我就出来了。”

    小兔崽子是老人的重孙子,老人平时总这么叫,村里人都知道。

    英子埋怨道:“奶奶你也真是,平时也就算了,这样的天儿还出来给他买,惯孩子也没这样惯的,要命你也给他?”

     老人坐下叹口气:“唉,我还能活几天呀。”

    老人又和英子闲聊了一会儿,小屋里生着火炉还挺暖和。看着雪没有停的意思,老人说你忙吧我回去呀。

    英子说:“要不我锁了门送你回去。”

   老人赶紧推辞:“可别,我又没事不着急,溜溜达达就回去了。”

   “那你可千万慢点,奶奶。”

 

    臭蛋儿惹不起爹,为此事昨晚就和爹吵了一回,气呼呼地上班去了。木看着娘走远了就回屋看孙子,老伴儿张罗着和儿媳妇蒸干粮。这地方习惯年前蒸好多馒头、包子、年糕之类,一直吃到正月十五。虽说昨天已蒸了几锅,但人口多,远远不够吃,晚上还要包饺子,因此这天家家都是很忙的。

 

    雪花一会儿大一会儿小,远处的房屋树木都灰蒙蒙的,好像蒙上了一层窗纱。老人小心地走着,冷风吹着雪花不时地扑到脸上,幸亏出门时蒙了块大头巾,老人庆幸。唉,这个兔羔子木也真是的,你算什么卦,这不是自找不自在。不信吧又怕真的应验,信吧就得遭罪,越想心里越闹心……。

    唉,算了,反正我也土埋到脖子了,我一人遭罪能保得全家平安也值了,一家人老老小小的要因为我……。老人心一狠,脚下也轻松许多。

    一条大黄狗叼着块骨头慢悠悠地从对面跑过来。

   “哟,这不是黄鼬家的狗吗?”

    大黄狗好像听懂老人的话,跑到老人跟前似乎微笑地点点头,又慢悠悠的跑走了。老人突然眼前一亮,想起了一个好去处。

    老人掏出钥匙轻轻的开了篱笆门,看门狗大叫一声,看到来人是老太太便轻便地跑过来,吱吱地叫着向老人表示亲呢。老人摸了摸狗的脑袋,便向场房里走去。这里是老人家的养猪场,里面喂着几十口猪,前些天卖了二十几头,收入了五万多元。猪们见老人来了,一个个趴在槽边,哼唧哼唧地叫着要吃的。老人也不理它们,一拐一拐地围着猪舍转悠。

    猪舍虽简陋虽没有火,但还是能挡住风雨的,比外面暖和多了。老人走了两圈,感觉身上有了热气,便抱了一捆谷草放到狗窝里。狗窝是个一米五左右高的小房子,面积有两平方,因为看门狗身长一米半左右,小了盛不下它。老人把谷草铺在地上,把平时喂猪时休息用的小棉垫铺在草上,便坐在上面吃起面包来,一边吃一边和狗说话。狗亲呢地依偎在老人身旁,不时地向老人索要口面包解解馋。

 

      臭蛋儿看员工们忙了一年了,作为老板很感谢大家的协力合作,中午特意给大家摆了一桌,还给每人发了个红包,说是感谢大家一年的辛苦,就提前给个压岁钱吧。员工们都是些十八九二十多岁的姑娘小伙子,对头儿的表现很满意。本打算吃完午饭就都回家过年的,但年轻人都撺掇臭蛋儿去娱乐娱乐。于是臭蛋儿就带领手下一干人到舞厅跳了回舞,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五点多了。臭蛋儿突然想起天不早了,奶奶不知回家没有。于是告别众人推着摩托车往家赶。城里到的家路,平时也就骑20多分钟。但今天下了一天的雪,路上积雪很厚,臭蛋儿不敢骑快,有的地方还只好下来推一段,走着走着天就黑下来了。

      臭蛋儿一进家门儿,放下摩托车就去了奶奶的小屋。

      “奶奶。”臭蛋儿便推门便喊,“奶奶。”

      小屋里空荡荡的。

      臭蛋儿就冲着爹的屋喊:“爹,我奶奶回来没有?”

     爹守着孙子正在东屋里睡觉,西屋里娘和媳妇正在剁饺子馅儿,谁也没听见臭蛋儿的喊声。臭蛋儿急慌慌地冲到西屋:“娘,奶奶呢?”

     娘和媳妇都愣了一下。

    “哎呀,忘了你奶奶了。”娘急急地说,“快叫起你爹,和你爹出去找回来。”

     臭蛋儿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都什么年代了,还他妈的信那算卦。”于是叫起爹,到奶奶平时常去的人家去找。

 

    老人吃完面包搂着狗眯了一会儿,觉得身上有点儿冷了,就又起来围着猪圈转。转的身上暖和了就回狗窝里和狗说话。看看天色不早了,老人想是不是该回去了,但又拿不准什么时辰灾难才能解除。于是,第五次转完圈,心想再和狗说会儿话吧,晚回会儿比早回会儿保险,就依偎在暖烘烘的狗身上睡着了。

                            (2009.4.9)

                                                 刊于《娘子关》2009年第四期

              入选《当代中国文学作品选》2012年7月第一版 朱超群主编

  评论这张
 
阅读(1526)| 评论(19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