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朗气清的博客

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一个从容不迫的人,无论在哪里都会象在皇宫一样,生活的心满意足。

 
 
 

日志

 
 

自荐小说 夜的烦恼  

2010-03-06 17:54:54|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的烦恼

文/王景泉

 

她二十五岁上死了丈夫。

她没有改嫁,带着两个儿子艰难度日。大儿子叫狗儿,二儿子叫犬儿。

他是公公用一斗棒子买来的。买来后便给比他大二十岁的男人公公的儿子做了媳妇。

六零年,公婆和她的丈夫没熬过灾荒相继离开了人世。她带着两个孩子日子更加艰难。于是,为了孩子也为了自己,夜静更深之时,孩子熟睡之际,枕边便多了一个男人,一个她很早就喜欢的男人。他家里穷,娶不上媳妇,但有的是力气,有的是心计。每次来都给她带些棒子、红薯甚或是野菜饼子之类。

联产承包后,凭着两个身强力壮的儿子,她家富裕了。

改革开放后,凭着心计做起了买卖,他也富裕了。

八零年,眼看要当婆婆了,大儿子狗儿疯了,狗的对象也吹了。狗儿一犯病便没命的打她,打自己的亲生母亲。

八二年,二儿子犬儿结婚了。儿媳花花住在院子深处的新房,她住在靠院门的旧房。每晚都是她招呼儿子儿媳睡下,然后她在上好院门回屋睡下。早晨,不等孩子们醒来,她已早早打开院门,收拾院落准备做饭了。

一日,花花忽然逼问丈夫犬儿:“咱哥是怎么疯的?”

犬儿吭吭哧哧半天不说话。花花竟抽抽噎噎哭起来。

犬儿见妻子这样,不免心软了,心疼了。母亲的事就只瞒着她,看来她也知道了。

原来,一天深夜,大儿子狗儿突然肚子难受,便起来上茅房方便,忽然听到妈屋里有男人的说话声。他便悄悄凑到窗前,隔着玻璃冷不丁用手电往屋里一照。啊!他惊呆了。他感到天旋地转,他想喊,喊不出声;他想冲进去把那男人杀了,但两腿不听使唤……。

“第二天上午在地里干活,哥突然大叫一声,撒腿就往家里跑。等我追到家里,看到哥在使劲地打妈。从那以后,哥就这样了。”犬儿不情愿地说。

花花依偎在犬儿身旁:“妈现在改了吗?”

犬儿说:“可能改了,反正我没碰上过。”

花花说:“那好。”

夜,烦恼的夜,一个个过去了。

夜,烦恼的夜,又悄悄地来临了。约莫半夜时分,院门轻轻地响了一下,声音虽然很小很微弱,但花花还是听见了。她心里一阵高兴,为了这个时刻,我多少个夜晚没睡好觉了。

她迅速推醒犬儿,每人抄起一把铁锨,悄悄包抄了过去。还没等那男人进妈的屋门,刺眼的手电光便射了过去,随即一把铁锨架在了那男人脖子上。

那男人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响地站在地上。原来他是一个和妈年龄相仿的老人,在村里不是一个姓,要论相亲辈儿犬儿们还得叫他爷爷。

犬儿手里握着铁锨站在门口,两道怒不可遏的目光直逼得老人瑟瑟发抖。花花则像个判官似的坐在炕沿上。

花花软中带刺地叫了一声“爷爷”。

爷爷一边都一边吭吭唧唧地说:“我不配做爷爷。我对不起你妈,对不起你们。”

“对不起?对不起值几个钱?你知道哥是怎么疯的吗?”花花突然提高了嗓门。

爷爷像触了电一般,喃喃地说:“我有罪,我有罪,我不是人,我不是人。”

边说边打了自己两个耳光。

此后,她搬到了院子后面的新房。每晚院门不再由她管,花花要亲手拴上,并用碗口粗的木棍顶住。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