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朗气清的博客

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一个从容不迫的人,无论在哪里都会象在皇宫一样,生活的心满意足。

 
 
 

日志

 
 

(原创小说)苟家庄 6  

2012-06-11 16:58:5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志远家在村北,五间房的院子自从志远到岗楼上做差事就剩下志远娘一人孤零零的生活。这次鬼子扫荡虽然没有受到骚扰,但志远娘听到枪声往外跑时还是把脚崴了。

志远进屋看到娘斜靠在炕上吃了一惊:“娘,你怎么了?”说着便跑过去摸摸娘的前额。

娘推开志远的手欠了欠身子:“你还有脸回来呀,娘的脸都叫你丢尽了。你怎么叫他们来祸害咱村呢,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志远着急地问:“娘,他们祸害咱家没有?”

   娘说:"那倒没有。”

“那你?”

“嗨,娘听见枪声赶紧跑,没想到刚出门就把脚崴了。”

志远松了一口气,说:“我说呢,我告给刘三叫他们离咱家远点,他要真来咱家折腾我饶不了他。”

志远看看了娘的脚还红肿着,就说:“我给你倒点水喝。”

“算了,”娘轻蔑地说:“等你给我倒水就渴死了。你大伯刚走了不大会儿,昨天大鹏家(指大鹏媳妇)给我送的饭。”

志远喃喃地说:“我下午到大伯家看看我大伯大娘。”

 

张老汉在村里转了几家,回到家时已快近中午了。

张老汉一进家门,小芬迎面走过来:“爷爷,我爹回来了。”

“哦!”张老汉一愣,随即一笑,“好,我正有话跟他说。”说着,从腰间拔出烟袋一边装烟一边急急地进了东屋。

东屋里,志新正和几个后生谈着什么,见老汉进来都站了起来。志新说:“爹你回来啦。”然后对大家说:“大家都坐吧,这是我爹。”几个后生这个叫大伯,那个叫大叔的寒暄一番。

老汉说:“前一次鬼子祸害咱村,你们就没得到消息?”

志新觉得上次让乡亲们遭了那么大罪,很是愧疚。就说:“得到了,但晚了。不过我们在鬼子回去的路上打了个伏击,打死打伤好几个鬼子,还抢回了一部分东西。”志新说完就等着父亲的埋怨。

没想到老汉吸了一口烟,点点头,说:“也算,总不能叫他们顺顺当当扫荡咱们。”

见父亲没有埋怨自己志新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老汉身子往前一探,像是对志新又像是对大家,“唉,我说,你们就不能也时不时地骚扰一下他们。”

没等志新说话,一个留寸头的小伙子站起来说:“大伯你不知道,前天鬼子一个小队到刘家村去,路过一块玉米地时,有两个鬼子要撒尿,走进玉米地刚解开裤子,正好叫我们两个埋伏的队员碰上了。我们两个队员悄悄过去,从背后一起动手,一人一刀脑袋落地,毫不费力就抢回了两支大盖枪。。等鬼子回到炮楼才发现少了两个人。”

大家都笑起来,老汉也笑着说:“好,就得这么干,叫他们一刻也不得安宁。”

接着大家讨论怎么想办法尽快把鬼子的岗楼端掉。这时大福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

大福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用手抹着脸上的汗水:“不好了,大鹏和大宝叫鬼子抓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