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朗气清的博客

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一个从容不迫的人,无论在哪里都会象在皇宫一样,生活的心满意足。

 
 
 

日志

 
 

(原创小说)苟家庄 17  

2013-01-08 18:01:2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7

第二天上午,县大队召集各区小队的队长指导员开会,总结这次战斗情况,志新和常队长先汇报了伤员的安置情况。在这次战斗中,除了五个区小队队员,负伤的人中有三个支前的村民,张家庄两个,苟家庄一个。牺牲的人中也有两个村民,其中一个就是志新村的书前,也就是彩凤的哥哥。村民都伤的不太严重,志新他们表示不用送他们去冀中支队疗伤了,因为支队的条件也很困难,能减轻一点是一点。

刘大顺说:“也行,今天晚上就由一小队派出精干人马把区小队的伤员安全护送过去。”

志新说:“没问题,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了。”

大顺嘱咐道:“千万注意安全,决不可大意。”

朱队长和常队长都问志新,人手够不,不行他们给抽几个人过来。志新表示没有问题。

刘大顺卷了一支烟,点着狠狠吸了一口:“好,下面进入正题。”

“这次鬼子遭受这么大的损失,一定不会罢休。我想渡边这个杀人魔王一定会报复的。因此,各区小队加强对周围村庄的巡逻保护,尤其是苟家庄和张家庄,这两个村庄离孔家庄鬼子据点最近。常队长,你们小队负责张家庄,朱队长你们和志新的小队负责苟家庄。我明天就和冀中支队联系,看能否一鼓作气,趁热打铁,一举把鬼子的岗楼炸掉,把鬼子据点彻底拔掉。”

大家一听说要拔据点,格外兴奋,都催着刘大顺快去支队争取支援和配合。大家都说我们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第二天,刘大顺去了冀中支队。支队领导听了刘大顺的回报非常高兴,就说:“你来得正好,支队接到上级的命令,为了配合华北地区的作战,要我们在一个月内把河间以东的三个据点拔掉。”

刘达顺一拍大腿:“那可太好了,我们想到一块去了。但得快点行动,我想鬼子很快就会出来报复的,不能叫乡亲们在遭殃了。”

“对。”支队领导说:“你们回去把人分散到各村,昼夜监视鬼子的行动,一有情况尽快保护群众转移。如有可能就截住鬼子的退路,在据点外消灭它。你先回去布置任务,等我消息。”

刘大顺回来后马上把这个消息传达给了下去。大家一听说要端掉鬼子的岗楼兴奋得不得了。一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马上就去战斗。刘大顺说:“我看打孔家岗楼的任务肯定得落在我们头上,大家回去动动脑筋,看我们采取什么办法,一定要一次成功,保证万无一失。”

果然不出所料,就在截了军车后的一个星期后,渡边终于忍不住了。这天他派了20多个鬼子和十几个伪军趁着天还没亮悄悄地向离据点最近的苟家庄进发,想趁着天黑进村扫荡一番。但渡边没有料到区小队早有防备。

志新布置在村外的岗哨发现了几个黑影在通往本村的大道上移动,悄悄靠近一看,走在前面的是十几个伪军,后边跟着鬼子,便赶紧派人跑回村把乡亲们都转移了。然后吩咐队员们隐藏起来,志新说要来个诱敌深入。

果然,渡边发现村里静悄悄的,以为偷袭成功。便兵分两路进村抢东西烧房子。俩个鬼子踹开一家的大门刚要点燃院子里的柴火堆就被跟在后边的区小队队员用铡刀片砍死了,连吭一声都没来得及。

一会儿村西传来了几声呼喊,“弟兄们,你们就死心塌地跟着鬼子祸害自己人嘛?就心甘情愿的当汉奸吗?”志新听出这是志远的音。志远一直在抓住一切机会争取他的那些伪军弟兄们。

待天大亮的时候,躲在庄稼地里的乡亲们陆续回来了。志新在家门口碰上了刚要进家的大鹏娘,见她腋下夹着个枕头,就一本正经地说 :“你好舒服呀,到地里睡觉也不忘带个枕头。”大鹏娘不好意思地笑笑:“走得急,拿错了。”原来,为了应付鬼子的扫荡,人们一般都准备好了跑时随身带的东西,一般就是一个小包袱,里面包几件衣服等应急。大鹏娘说:“别逗了。打死了几个?”志新掩饰不住兴奋:“鬼子那边,除了渡边带着两个护身跑了,剩下的都杀了。伪军那边打死了一个,其余的都投降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