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朗气清的博客

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一个从容不迫的人,无论在哪里都会象在皇宫一样,生活的心满意足。

 
 
 

日志

 
 

【存谢】【小说影剧 ☆ 精品专辑】(小说)苟家庄 1 // 天朗气清  

2014-05-29 23:14:4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小说影剧 ☆ 精品专辑】(小说)苟家庄 12 // 天朗气清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天朗气清          责编:卡莎  
【小说影剧 ☆ 精品专辑】(小说)苟家庄 12 // 天朗气清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小说)苟家庄 1  

                                           文 / 天朗气清

 

华北平原广袤的大地上,大片大片的玉米正在吐穗。子牙河以东五十多里外有个小村庄,人称苟家庄。全村六十多户,三百多口人。张姓居多,少数王姓,夹杂常、朱等姓。虽称苟家庄,但没有姓苟的,那为什么此村叫苟家庄,真正的来源已无从考证,但有一种说法已被村民所接受。说是在很早以前,这个很早以前究竟有多早谁也说不清楚,这里本没有这个村子。有一天,一个姓苟的年轻人带着妻子逃荒来到这里,看到这里有大片土地没人耕种,大片大片的野草茂密地铺满大地,随风摇曳。更可喜的是这里有个大水塘,水塘边长满了芦苇,于是两人决定在这里留下来,不再到处流浪。接着他们一边开荒种地一边打土坯盖房子。开始时还要不时到周边的村镇讨要些吃食以维持果腹之需,虽然野地里的草籽野菜不少,但毕竟不能代替粮食。半年后,他们有了自己的房子和土地,不再到处流浪乞讨。就这样他们在此定居下来劳作生息生儿育女,并用芦苇编制芦席出卖。后来又来了一些逃荒者,使村子逐渐扩大,就形成了现在的苟家庄。

 

离苟家庄五里地是一个孔家庄镇。自从日本人来后在那里修了个大岗楼,从此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这天张老先生家一片忙碌的景象。杀了一口猪几只鸡,并做了豆腐,煮了粉条。这时在镇上当伪军的本村村民张志远在此路过,看到张家这么大动静就进来了,一进门碰上了张老先生。

 

“哟,志远,听说你在镇上挺忙的,怎么今天有闲工夫回村转转?”

 

张志远往院子里扫了几眼,听到张老先生叫自己便凑了上去,说:“噢,今天龟田队长放一天假,我昨晚就回来了,看看老娘。哎,张大伯,你家这是……?”

 

其实这张志远也不是外人,和张老汉家是一族,而且还没出五服呢,所以虽然志远参加了伪军,但大家还是经常走动。

 

张老先生一边把烟锅伸进烟叶袋里装烟一边掩饰不住兴奋: “噢,明天我孙子办喜事,你总也不回来,没通知你。”张老汉客气地说。

 

志远想了想又像自言自语:“怎么选这么个日子?”

 

张老先生说:“怎么?这日子不好吗?”

 

志远支吾道:“好,还行,还行。”接着又神秘的把嘴凑到大伯的耳朵旁:“儿子娶媳妇我志新哥不回来看看?”

 

志新是张老先生的大儿子,现在区小队里任队长。张老生揶揄道:“鬼子和你们看得这么紧,他哪敢回来?”

 

张志远就笑笑:“对,不回来好,不回来就好。”

 

张老先生说:“反正今天岗楼上没事?进屋坐会儿?”

 

“不啦不啦,后晌还得赶回去。”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接亲的队伍就出发了。两辆牛车,一辆接新娘一辆装嫁妆。老先生的孙子大鹏坐在接亲的车里。新娘是距离苟家庄二十几里地的田家庄田大婶的独生闺女田小芬。

 

这田大婶在女儿出生前就守了寡。

 


这事还得从头说起。

 

田大婶的丈夫十几岁就跟着本村的亲戚在景德镇瓷窑当学徒。十八岁那年成亲娶了邻村的姑娘小芹----就是今天的田大婶。成亲后在家休息了两个来月,后回到景德镇瓷窑。丈夫走后不久,小芹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婆婆根据以往酸男辣女的经验断定小芹怀的是个丫头,于是小芹托人写了封信把这个消息告诉远在景德镇的丈夫。丈夫接到妻子怀孕的消息喜出望外,决定为女儿准备一箱正宗的景德镇瓷器作为女儿出嫁时的陪嫁。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半年后小芹接到丈夫在景德镇病逝的噩耗。那时小芹怎么也不相信这消息是真的,待两个本家兄弟要去景德镇接回哥哥的遗骨时,她非要跟去,她要亲眼看看丈夫是不是真的不在人世了,就是真的不在了她也要看上一眼。但家人执意不叫她去,一是路途遥远,二是怀有身孕,三是一个妇道人家路上确实不方便。

 

半月后几个兄弟回来了,但没有运回丈夫的尸骨。因那时天气炎热,再加路途遥远,又没有冷冻条件,尸骨确实无法运回,只得永远葬在了景德镇。但值得庆幸的是,运回了一箱子景德镇瓷器,那是丈夫提前为女儿准备下的嫁妆。这箱用樟木箱子装回的瓷器成了小芹的甜蜜安慰。她把它放在一个人们不易碰到的地方,用一把小锁锁住,每天把箱子上的尘土擦一擦,就像看到了丈夫,就像听到了丈夫的嘱托,一定要把这箱瓷器保护好,叫女儿体体面面地嫁人。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小芹果然生了个女孩,婆婆怜其一出生就没有父亲,为其取名小可怜,大名田小芬。

 

就这样,小芹守着心爱的女儿小可怜和这箱嫁妆,含辛茹苦地将女儿养到了十七岁。如今女儿要出嫁了,丈夫的遗愿就要实现了。

 

 

话说接亲的人来到田家庄,田大婶及其家人亲朋热情接待。一番忙活后,两辆车拉上新人和嫁妆高高兴兴地往回赶,新人要在中午前赶到婆家拜天地开喜筵。

 

大约走了一半的路程,突然苟家庄方向响起了枪声,大家都感到不妙,猜想会不会是鬼子又出来扫荡了。大家不敢再往回走,只得停下来观察动静。

 

等了大约一袋烟工夫,突然从来的路上跑来一个人,那人好像边跑边喊着什么。待那人跑到近处大家才看清,原来是大鹏的堂兄大福。

 

大福边跑边喊:“大叔快返回去吧,咱不能回去了,小日本把咱村给扫荡了。”


   

   

2014年03月19日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小说长廊◇


 原址:

http://wjq0218.blog.163.com/blog/static/2826071920103211649894/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