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朗气清的博客

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一个从容不迫的人,无论在哪里都会象在皇宫一样,生活的心满意足。

 
 
 

日志

 
 

(原创小小说)父与子  

2016-09-21 11:27:18|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小说)

父与子(1170字)


文/王景泉


            昏暗的老屋,破旧的围墙。崔老汉透过纸糊窗上的破洞,呆呆的看着院子里觅食的几只麻雀。
   想着亲生儿子快要回来了,他没有喜悦,有的只是愧疚。他盼着见到儿子,又怕见到儿子。想想当时自己怎么就那么狠心,丢下年幼的儿子于不顾而去帮助拉扯别人的孩子,他觉得自己没脸见儿子,都怪自己当年做的太绝了,太没理性了。
         他无颜对儿子开口,但自己确实老了,生活几乎不能自理了。于是鼓起十分的勇气,才在前几天求弟弟给远在城里的儿子打了电话。 

 

    那天,已经退休的老崔正在楼下和几个老头玩儿扑克,忽然接到乡下叔叔的电话。叔叔很久未和自己联系了,突然来电必有重要事情。

   叔叔在电话里说,“狗子(老崔的乳名),你爹回来了,那边的孩子们都不养他。他叫我给他说说情,想叫你养他几年。”

接到这个电话,老崔一夜没睡好。虽说和父亲几十年没联系了,但父亲年轻时的音容笑貌他还是记得的。他记得父亲那时年轻力壮,能说会道,还是生产队的劳动模范。那时老崔经常以父亲为骄傲。

哦,父亲又回到那个老屋了。父亲现在什么样子,按自己的年龄推算,父亲应当有八十多了,还能走动吗?身体还壮实吗?老屋几十年没住人了,年久失修,还能住人吗?老崔虽然恨父亲,怨父亲,但听说风烛残年父亲没人赡养还是心里酸酸的,痛痛的。老崔决定回老家看个究竟。
      于是,老崔给叔叔打电话说:“叔呀,我回一趟吧。”


          那日,老崔望着经久未修的老屋和院子里那棵依然枝叶茂盛的香椿树,就想起了当年曾在此孤单度日的情景,人未进院眼睛便湿润了。自己不会做饭,饥一顿饱一顿的。幸亏有叔叔婶子时常送些饭食。叔叔家也是好几个孩子,在那个年代生活都很艰难,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尤其夜间一个小孩子睡在空空荡荡的房子里,一有动静便会被吓醒,常常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哭。
       “是狗子回来了吗?”嗯,是父亲,那声音和留在儿时记忆里的声音一模一样。
         站在父亲身后的叔叔说:“哥,是狗子,狗儿回来看你。”
        父亲没有说话,手抹眼泪返回屋里。父亲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突然把狗子拉到跟前。“狗子,是爹对不住你。”

   是的,提起这个父亲,老崔气就不打一处来。
          在老崔10岁那年,母亲不幸去世。而父亲很快找了邻村一个寡妇住了过去,据说那是他的初恋,只因当时两家的阶级成分不对没能走到一起。
         从此老崔的日越来越难过了。父亲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寡妇一家身上,却把自己的儿子不闻不问,一切吃喝拉撒都推给了狗子的叔叔一家。因此老崔一直把叔叔和婶子当作自己的父母。
        如今寡妇一去世,那帮没良心的儿女便把父亲撵了回来。  

老崔看着行动艰难的父亲,心里一阵酸楚,拉住父亲的手动情地说:“说啥呢爹,他们那边不养你我养你。谁叫你生养了我呢。”
          老人抹着一双泪眼,“是爹做得不对,我知道我不配当爹,鬼迷心窍。”
          老崔已泪流满面,对父亲说:“行了,过去的事咱不说了。今天晚上和叔叔婶子吃顿团圆饭,明天咱就动身回城里。”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6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