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朗气清的博客

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一个从容不迫的人,无论在哪里都会象在皇宫一样,生活的心满意足。

 
 
 

日志

 
 

【转载】(小小说)木 叔 作者:王景泉  

2017-07-17 17:37:2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中国作家]电子旬刊《(小小说)木 叔 作者:王景泉》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5期 总第201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3期 总第199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小小说)木 叔   作者:王景泉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王景泉   责编:【绝句小说】夜蹬金顶(285字)    作者:中 鑫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卡  莎 


小小说


 / 王景泉

 


我的一个远房叔叔,因小名叫木,我们都叫他木叔。

 

木叔高高的个子,健壮的身材,清秀的面皮,又是村里罕见的高中生,所以村民都喜欢。由于木叔会写毛笔字,每到春节,家家都请他去写春联。农村人院子大,门多,院门,房门,屋门,屋里的箱子柜子,再加水井,磨盘,牲口棚,堂屋的全神牌位,灶王爷等,一写就是十几幅,几十幅。一上午也就写个三四家,给最后一家写完了,主人往往就留木叔吃饭。一个村里住着,除了本家就是几辈子的乡亲,因此木叔也不推辞。

 

最让村民们佩服的是木叔会自己做收音机。自己拿几根金属线,几个什么零件,把铁棍烧热了这儿点点那儿点点,装到自己做的小木盒里,里面就能说话唱戏。有时晚间没事,大家就聚在村里的大槐树下,听木盒子里唱河北梆子。虽然声音不是很大,音色也有些是真,但大家还是屏神凝气,听得津津有味。

 

但人生不知什么时候,因为什么,难以预料地出现不测,它会一瞬间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那是一个雷雨交加的下午。

 

木叔家的打麦场里晒着十几口袋麦子,雷声轰响,眼看一场大雨就要来了。木叔的父亲很是着急,叫上木叔赶紧往家里抢麦子。木叔一袋一袋往家里扛,父亲着急,说:“来,扛两袋。”不由分说就又抓起一袋往木叔肩上砸去。木叔“啊”的一声惨叫,再也站不起来了。

 

后来虽然腰不疼了,但走起路来身子向一边歪去,再也不能干重体力活。没多久,说好的媳妇也吹了。

 

腰坏了木叔没太悲观,未婚妻的离去使他备受刺激。见了婶子嫂子们就诉苦:“我老做梦,梦见和兰子在一起。”

 

时间长了,婶子嫂子们觉得挺好玩儿,就时不时地逗木叔,木叔在那些嫂子婶子面前也就越来越不避讳。

 

    “哎,傻木,昨天夜里又做想娶媳妇了吧?”婶子嫂子们边逗边吃吃地笑。

木叔更来劲儿:“可不,和开口子似的,哗哗地。”

 

一个嫂子一瞥嘴:“你真没出息,就不能憋住点。”

 

“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那能憋得住吗?我哥能憋住吗?”木叔不示弱。

 

那嫂子嘴更快:“哟,你能和你哥比吗,人家有地方流,你有地方流吗?”说完,一群妇女哈哈大笑。

 

这时,木叔就成了霜打的茄子——蔫了,红着脸无言以对。在妇女们的笑声中愤愤地离开。

 

闹归闹,村里婚丧嫁娶,过年过节,还是会请木叔去写字。赶上饭时,木叔还和以前一样不客气,坐炕上就吃。

 

日子熬到1963年,在木叔35岁时,媒人给介绍了个邻村的姑娘。姑娘由于有轻微的精神病,所以30岁了也没人娶。从年龄上讲,两人正合适,为了传宗接代,自己又这个样子,木叔很痛快地就答应了。两家吃了定亲酒,商定好秋后给他们办喜事。

 

但天有不测风云。这年子牙河水猛涨,为了保住天津,解放军奉命炸开了子牙河的东岸,洪水一夜间冲倒了我们村的外围大片房屋。为了保住村子的中心地带,村里筑起了两道防线,一旦第一道防线被冲毁,还有第二道可守。由于洪水不断上涨,雨又下个不停,外围防线守了三天就崩溃了。

 

这时村干部下定决心,誓死要守住最后一道防线,这是全村人的生命线。村干部日夜带领青壮年守在河坝,村书记由于几天几夜奋战在一线,已经累得晕过去两次了。

 

一天上午,一个巡逻的村民高喊:“ 书记,这儿好像漏水。”

 

书记跑过一看,可不,有一股水正悄悄地从堤坝的小孔中渗过来。不好,要冲开了就全完了。书记一边喊人一边填土,怎奈洪水水流太强,填上的土转眼就不见了。书记一看不好,立刻跳到水中一边用身体堵住窟窿,一边呼喊后生们赶紧打桩填土。这时木叔正走过来,自己打不动木桩,搬不动沙袋,便跳到水中,紧挨书记用背靠住堤坝,几个后生也跳了进去。其余后生们赶紧打桩,然后把装满土的口袋一袋袋填进去。大约半个钟头不到,窟窿被堵住。等人们把书记等人拉上来,书记已经不醒人事,木叔的腰则弯得更厉害,已不能动弹。人们把木叔抬回家,下半身已没有了知觉。

 

    半个月后,洪水水位慢慢下降,村子保住了,但木梳在洪水彻底退去后的一个月后静静地走了。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蓝方边框(江南烟雨)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2017年03月30日 - 龙女小曼 - 龙女小曼的三画小屋                2017年03月30日 - 龙女小曼 - 龙女小曼的三画小屋

原文链接:

   

     http://wjq0218.blog.163.com/blog/static/2826071920175275056246/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